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咨詢熱線: 400 8080 961

走進標星
聯系我們

聯系人:張經理
手 機:13938876799
電 話:0379-63570968
傳 真:0379-63570969
服務電話:400-8080-961
郵 箱:bx@dycl.net
地 址:河南省洛陽市洛龍區白馬寺鎮棗園車站東街9號
山東辦事處:
地址:山東省濰坊市青州市朱良南路107號
電話:13903794452

新聞動態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動態

煤炭行業已生銹 落后產能退出需多久

[ 時間:2015-12-16 點擊:2067 ]

    如今,煤價已不如土豆價,坑口噸煤價甚至賣不過一方沙子,全行業近乎虧損,金融風險高企,企業債務違約不斷。據此,有機構預測將有超半數企業退出市場。
 
  12月13日,本該是天寒用煤高峰,趙陽所在的甘肅某國有煤炭企業又放假了,從去年以來停產和持續降薪愈演愈烈,如今每個月一千多塊錢的工資讓身負房債的他不得不盤算著找點小生意做。而在四年前,家里還是托人好不容易才讓他進入了這家讓人羨慕不已的煤礦。這只是八年3.1萬億巨額投資和57億噸超級產能下,中國煤炭行業2012年從“黃金時代”到“鐵銹時代”的一個縮影。如今,煤價已不如土豆價,坑口噸煤價甚至賣不過一方沙子,全行業近乎虧損,金融風險高企,企業債務違約不斷。
 
  據經濟參考報報道,按照國務院和國家發改委要求,“十三五”期間煤炭行業的一項重要任務就是加強供給側管理“去產能”,擬建立退出機制,清理“僵尸企業”,加快推進兼并重組。據此,有機構預測將有超半數企業退出市場。
 
  鐵腕清理“僵尸企業”超半數企業恐退市
 
  從2002年開始,煤炭行業進入“黃金時代”,煤炭價格從***初的不到200元/噸一路飆升到2008年7月的1070元/噸,之后雖因金融危機價格有小幅回落,但2009年8月再度進入上升通道,作為市場風向標的環渤海動力煤價格在2011年***高達到853元/噸。事實上,因“一煤難求”,實際成交價超千元并不鮮見,一些下游企業還得找關系、托人批條子。
 
  煤炭行業的暴利吸引資本“井噴式”涌入,煙草、房地產、裝備制造等毫不搭邊的企業都來進場分羹。有統計顯示,“十一五”期間煤炭采選業固定資產達到1.25萬億,是前55年總和的2.6倍,截至2014年的八年間該指標更是累計達3.1萬億之巨,煤炭建成和在建產能已經超過50億噸,有3億至4億噸過剩。
 
  受國內外經濟增速放緩、節能減排要求提高等諸多因素影響,2012年下半年煤市進入“鐵銹時代”。“目前的煤炭價格已經不如土豆價,許多地方的坑口噸煤價格甚至賣不過一方沙子。”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會長王顯政表示,今年前10個月,煤炭庫存已經連續46個月超過3億噸,全國規模以上煤炭企業實現利潤同比下降62%,行業虧損面達到80%以上,國有煤炭企業整體由去年盈利300億元轉為虧損223億元,黑、吉、遼、冀、魯、皖六個省市出現全行業虧損。四季度虧損面可能繼續擴大,特別是老礦區、老企業經營更加困難。
 
  此外,前三季度,煤炭行業應收賬款高達3868億元,創歷史新高。部分企業債務違約不斷,財務狀況惡化遭到評級公司預警。
 
  面對煤炭行業的寒冬,自2014年7月以來,國家發展改革委牽頭建立了煤炭行業脫困聯席會議制度,到目前為止已經召開了43次會議,這意味著平均1個月就要召開2次會議。
 
  12月9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部署促進中央企業增效升級工作,要求加強分類指導,對不符合國家能耗、環保、質量、安全等標準和長期虧損的產能過剩行業企業實行關停并轉或剝離重組,對持續虧損三年以上且不符合結構調整方向的企業采取資產重組、產權轉讓、關閉破產等方式予以“出清”,清理處置“僵尸企業”。
 
  這無疑對煤炭脫困給出了明確的路線圖和時間表。“解決煤炭行業當前的困難,需要綜合施策,但當前***重要的是改善供求關系,尤其是加強供給側管理,關鍵要抓住化解產能和產量過剩的‘牛鼻子’,嚴厲打擊違法違規生產、不安全生產、超能力生產。”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連維良表示。
 
  數據顯示,截至今年5月,我國初步核實違法違規煤礦180處,涉及產能約8億噸;安全生產隱患礦井225處,涉及產能約3.5億噸;超能力生產煤炭2.8億噸。此外,全國劣質煤產量約4億噸。總體來看,全國共有建成和在建煤礦產能57億噸,即使扣除違規停建煤礦,產能依然嚴重過剩。
 
  王顯政表示,目前煤炭工業協會以及相關部門已經形成了煤礦退出機制政策建議的初稿,其中將以市場化為主的方式化解過剩產能。各產煤省要制定煤礦退出機制的具體政策和確定退出的規模,而這也將成為各省考核機制中的一部分。
 
  《中國煤炭消費總量控制規劃研究報告》建議,“十三五”末中國應該通過兼并重組、淘汰落后產能,將煤礦企業數量由2015年的6390家壓縮到3000家以內。這意味著一多半的煤炭企業將退出市場。
 
  市場將迎兼并重組熱潮
 
  煤礦退出機制等一系列政策的即將出臺,無疑會使得整個行業迎來新一輪兼并重組熱潮。
 
  連維良表示,目前我國30萬噸/年以下的小煤礦還有7000多處,需要加快推進小煤礦關閉淘汰和兼并重組,鼓勵大型煤炭企業對中小型煤礦進行兼并重組,壯大一批大型煤炭企業集團,進一步提高辦礦標準,推動產業結構邁向中高端。
 
  據了解,在中小煤企居多的內蒙古,已有近半數以上的煤炭企業停產。在記者的采訪中,一些民營煤老板表現出希望煤礦被整合的訴求。但很多煤礦都涉及民間融資和債權債務,所以煤礦退出機制在操作中如何執行,地方政府是否會給予財政支持,是企業關注的焦點。
 
  統計顯示,截至2015年11月,煤炭行業共發生49起并購重組事件,比去年同期31起增加58.06%。其中,中煤能源、陜西煤業、冀中能源等一些大型煤炭企業紛紛剝離轉讓虧損資產以改變上市公司業績。
 
  煤炭行業兼并重組的另一個方向,就是跨行業重組,向上下游特別是煤電一體化的方向調整發展。例如,中國神華計劃以54億元現金收購寧夏發電、徐州發電100%股權和舟山發電51%股權,進一步推行煤電一體化戰略。
 
  “應在電煤市場化改革成功實施的基礎上,鼓勵發電企業和煤礦通過控股或參股,真正實現煤電一體化,減少煤炭價格周期性大幅波動,促進煤炭、電力行業健康發展。”連維良表示,同時煤炭企業可向煤炭深度加工轉化調整,對于下一步將關閉的煤礦,可考慮將發展清潔能源作為其轉型發展的重點方向。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咨詢中心博士左前明也認為,從目前持有電力資產較多的煤炭企業以及煤電完全一體化的企業來看,其抵御煤價波動的能力明顯強于其他企業,可以借助本次電改的機會,擇機建設增量配電網,實現電力直售,并逐步向煤炭生產——發電——配售電一體化的能源公司轉型。而且,煤炭企業可以發揮煤礦用電多、負荷穩定、網架現成的優勢,利用廢棄工業場地、井田地面范圍及其周邊地區發展風電和光伏發電。
 
  落后產能退出還要多久?
 
  從2012年算起,煤炭市場掉頭向下,已進入第四個年頭。
 
  據新浪財經報道,除神華集團等少數企業以外,煤炭行業大面積虧損,企業虧損面在80%以上。現在這樣的價格,對內蒙古部分大型煤企的環渤海下水煤來講,即便具有成本優勢,利潤也所剩無多。
 
  煤炭經濟運行愈發困窘,似乎已窘無可窘,嗷嗷待食的煤炭產能愈加期待市場否極泰來。
 
  未來的需求,可以讓煤炭業抱有樂觀的態度。得到廣泛認同的是,2020年左右,國內煤炭需求量將達到峰值,45億噸上下。這樣的預測結果,顯現著煤炭的能源主體地位,強化著行業的前景自信。
 
  但應該認識到,需求巨大并不一定就意味著市場很快反轉,也并不等同于行業就一定會獲得合理效益。這要看供給的臉色。事實是,因為投資發力,特別是“十一五”期間,有統計顯示,煤礦建設投資達到1.25萬億元,是前55年總和的2.6倍,已造成近年來煤炭供需失衡。當前,40多億噸的實際產能,還有將逐步釋放的10億噸產能,令煤市噤若寒蟬。市場何時否極泰來,關鍵取決于淘汰落后產能的進展。
 
  淘汰落后產能,本是一個艱難而漫長的過程。煤炭這樣產品天然同質化的過度競爭行業,更是如此。通過以價格不斷下降為主要手段的殘酷競爭,一部分落后產能選擇冬眠,一部分則以時間換空間,選擇騰挪退出。當下情形,正是如此,一部分大企業停采無效益礦井、工作面,實行集中生產;一部分“好掉頭”的小煤礦“要求被兼并”,或者礦關人散。
 
  值得警醒的是,這一輪煤炭產業經濟下行,給落后產能騰挪退出的時間不會很長,選擇冬眠的落后產能,也許并非都能再迎來春色。
 
  其一,政策抬高了產業門檻。安全、環保、規模生產已經形成政策剛性,正強有力地將安全無保障、環保不達標和生產無規模的產能踢出局外。部分落后產能,想通過投入、改造回到政策框架中來,也已不具備投資效率。
 
  其二,新增產能優勢突出。10億噸在建新增產能,生在新產業政策下,長在技術創新、生產經營模式優化環境中,具有先天優勢和更強大的生命力,與它們競爭,落后產能無疑是“擊石之卵”。
 
  其三,市場生態變化,更強力地擠壓著落后產能的生存空間。“海進江”、“特高壓”、“大通道建設”,“北煤南運”、“北電南送”、“西電東送”等,使煤炭市場呈現出互聯網一般的開放透明競爭狀態。產品形態的變化、區域壁壘的土崩瓦解,將落后產能的活動空間擠壓得愈加逼仄。四川、重慶、湖南、貴州等地***為典型。
 
  其四,外煤不弱。北邊火車運來的和南邊漂洋過海來的煤炭,國內煤炭并沒有絕對優勢將其擋于***之外。
 
  其五,可再生能源發展速度也許會超越很多人的想象。尤其是光伏產業,頻傳技術突破,光伏發電成本斷崖式下跌,對本具經濟性的燃煤發電正形成嚴峻挑戰。可再生能源不會來如暴風驟雨,盡管更多的預測是這樣,煤炭產業也須強化底線思維,增強自身應對能源結構變化的靈活性和適應力。
 
  有沒有另外一種可能,再來一輪經濟大提速,“大水漫灌”,落后產能度過煎熬迎來滋潤?不僅煤炭,過剩的鋼鐵、水泥等,肯定都有這樣的期待。辯證地講,不能說完全不可能。但主流認識是,中國經濟正步入中高速發展階段,事實上,GDP增速也已回落到7%左右。這樣的期待,是正在接近的現實,還是望梅止渴、畫餅充饑?無疑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在落后產能熬還是退的猶豫中,煤市向下已進入第四個年頭。留給落后產能騰挪退出的時間正分秒流逝。


  • 上一篇:數百個偽12306官網準備“黑”你錢
  • 下一篇:沒有了
国产av在线观看-狠狠国产欧美在线播放-偷自拍亚洲视频在线